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制度自信的“底气”都源于一个社会所追求的“价值合理性”,而价值合理性是一个指涉“政治意识形态”的话题。因此,“制度自信”说到底是基于意识形态的“价值自信”。这就是说,我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信念,是建立在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坚持和确信基础上的。

从当代人类文明发展的语境来看,“制度自信”既具有“价值理性”的特点,又具有“实践自觉”的特点。就目前世界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而言,具有“系统性制度体系”支持的政治意识形态,最主要的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思想体系。资本主义是以“自由”为基本价值构建系统性的社会制度体系,强调“自由的制度”和“自由的价值”;社会主义则是以“公正”为基本价值构建系统性的社会制度体系,强调“公正的制度”和“公正的价值”。因此,在社会实践中,资本主义在制度构建过程中信奉“自由优先于平等”的理念,追求“自由民主”的社会理想,强调自由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而社会主义在制度构建过程中则追求“公正民主”的社会理想,强调公正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由于两者基本价值理念的差异,造成两种社会“制度形态”的差异,并进而形成制度之间的竞争。

毋庸置疑,在当前人类文明的重要转型期,中国人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指引下的当代叙事非常精彩,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一步显现。通过40年的努力,中国已经从人类文明的边缘向中心挺进,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新的历史时期,无论人们愿意不愿意,中国作为“践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明体”,正在成为“世界新秩序”和“文明新形态”的重要塑造者,成为人类摆脱当代“文明困境”的重要推动者。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科技进步为基本推动力,以全球化和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当代世界发展进入快车道。“文明转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趋势。世界利益格局的分化、重构、重组出现日新月异、令人眼花缭乱的快速变化,“中国融入世界”和“世界融入中国”的双向交流、渗透、切入、传播速度也在加快。可以说,全球化和信息化所带来的一个重要事实是,中国作为一个13亿多人口的社会主义“巨型国家”的“现代性介入”,不但改变了我们自己的生活状态,也在“形塑”着世界的面貌,并深刻影响着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众所周知,全球化和信息化所带来的不同文明之间的物流、人流、信息流的相互流动,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改变了已有的世界图景。使“地球村”的概念日渐清晰,使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康德式命题”具有了紧迫的现实意义,人们再也不可能抱着“犬儒主义”心态独善其身,人类事务的相互联系、影响、制约正在成为一种常态化趋势。文明的“话语权”之争会日益激烈,资本主义的“文化霸权”日渐式微,随着社会主义道路给中国带来的繁荣昌盛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中国的体现,所谓“意识形态终结”的神话不攻自破。过去多年来在“新自由主义”倡导下的世界秩序,由于不公正、不平等和财富高度集中的加剧,在最近一段时间正在陷入破败、衰退、力不从心的境况之中,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不信任”正在成为全球性现象。

本文地址:http://www.bioxchina.com/tongxun/2021/1125/14527.html